银行贷款额度吃紧,要借额度才能放贷?

  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全国性和区域性银行多名人士,综合来看,银行额度的紧张情况分化较大,但所有受访者的共识有二:其一,贷款额度紧张程度的确甚于往年,今年银行不愁资产;其二,无论是对银行投放总额还是节奏上,监管对银行的约束比往年更大。

  不过,市场一些项目满地却对接不上银行资金的解读,或许存在某种误解。实际从数据来看,今年银行新增贷款依然强劲,主要是同业业务规模缩量。也就是说,银行贷款的资金供给并没有减少,主要是银行的类信贷投 资(非标投 资)在减少。

  先来看宏观数据。

  央行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,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2.8%,保持在年初预期增速之上。今年以来,月度贷款增量均在万亿元以上,且上半年和6月份新增贷款量还是历史同期最高水平,若考虑地方平台存量贷款置换因素,实际贷款增加更多。

  从机构分类来看新增贷款,中资中小型银行和小型农村金融机构贷款同比多增较多。其中,中资中小型银行(本外币资产总额小于2万亿)上半年新增贷款同比多增1177亿元,小型农村金融机构则同比多增1698亿元。

  贷款强劲的背后,存款的支持力度明显有所欠缺。央行数据显示,截至上半年末,人民币各项存款余额为 159.7万亿元,同比增长9.2%,比年初增加9.1万亿元,同比少增了1.5万亿元。这对于银行的信贷扩张无疑具有负面影响。

  而银行同业资产,包括嵌套金融同业的类信贷资产,不仅是规模增速下降,且已经出现规模收缩。

  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局长肖远企在8月18日的“银监会近期监管工作通报”通气会上公布,二季度末,商业银行同业资产余额和同业负债余额比年初均减少1.8万亿元。同业业务增速由整治市场乱象之前的正增长转为负增长,目前同业资产和同业负债增速分别是-5.6%和-2.3%。

  再从微观来看银行人士的反馈。

  华南某股份行二级分行信贷业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2017年以来近9个月整个分行信贷投放8.15亿元,这相较去年大大减少。去年全年投放50亿,今年预计投放量也就在10亿左右。

  该人士指出,总行层面已经在信贷投放政策上作出调整,*押、信用等消费贷款导向的业务已经基本停放,房贷投放量也很少,只有高利率的才能放款。而小微贷款是唯 一还在重点投放的领域,也是监管政策支持的投向。

  东部某城商行对公业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2017年3、4月以来一直延续着额度很紧张的情况。之前能够批5个亿的项目下半年开始最多只能批1个亿,近期额度更是紧张,基本上早就没有额度放款了,只能走表外途径。

  某长三角城商行副行长表示,今年贷款额度整体都较为紧张,主要和监管方面每月度对银行合意贷款要求有关。“我们观察到今年整体企业的情况要稍好一些,对于资金的需求有所复苏,但同时监管对银行贷款额度的控制也比较严格,两个因素叠加,就会显现出企业融资需求难以满足的情况。”

  不过,亦有银行人士表示贷款额度没有传言中的紧张。

  某股份行上海地区支行行长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:“贷款额度也没有太紧张,但是和往年相比确实会更紧张一些。而且今年监管对银行的放贷节奏也有一定指导,主要导向是全年各季度的投放节奏能够均衡一些。”

  对于同业业务收缩,该支行行长表示是监管大势下的必然结果,而就所谓的“表外资产回表”,其表示这种情况有,但并不多。“表外资金投放对资金用途、利率和表内的要求还是不一样,原来在表外投放的往往比较难满足表内贷款要求的项目。”该行长表示,目前该行类信贷的非标投放确实较少,比如地方金交所挂牌的债权计划,各种资管计划等同业资产都非常谨慎,主要会做的非标是股票质押业务(今年刚被银监会纳入非标范畴)。

  而就贷款利率水平,该支行行长表示,虽然市场的贷款利率中枢在上行,但对于微观上银行的定价,价格竞争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激烈,主要要看客户对银行的综合贡献度。

  另有国有大行某分行行长表示,今年银行缩表是一个趋势,但基本的企业贷款都在正常投放。“如果说额度紧张,最紧张应该是6月的时候。目前我们通过对资产价格的调整,没出现市场上传言的没有额度的问题。”

  同时,该分行行长提到了贷款投向结构的问题。“如果说变化,今年贷款投向上,对新兴的产业的关注和支持明显更大一些。”

东营,东营房产,东营房产网,东营房价,乐居东营,东营房产,东营房产网,东营房价,乐居